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正文

惠东访民林帝春等被“敲诈勒索”,谁在亵渎法律?

来源:全球新闻网 编辑: 2019-12-02 12:11
明代张居正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时下社会生活中我们也能感到,现在法治领域发生的许多问题,更多的是因为有法不依、失于规制乃至以权谋私、徇私枉法导致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一切决策的作出,都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行使,不能由执法...


明代张居正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时下社会生活中我们也能感到,现在法治领域发生的许多问题,更多的是因为有法不依、失于规制乃至以权谋私、徇私枉法导致的。“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一切决策的作出,都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行使,不能由执法人员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意行使,不能超越法治的界限,否则就是违法行为。然而,近年来个别司法行政机关的“选择性执法”行为,造成了执法的不公现象。可以说,“选择性执法”行为背离了法治思维,严重损害了行政机关的权威性和公信力。


当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必须严格执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更是执法工作最重要的价值追求。

文章引发多家媒体关注、被置风口浪尖


近日来一则“惠东县霞坑村违法卖耕地,村民苦诉十年无人管”的文章在《法制与社会》等多家新闻媒体刊发,文章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披露信息读来确让人大跌眼镜,在依法治国的语境下、竟然发生在惠东县霞坑村耕地被无法变卖,村民上访维权10多年无果?上访造成的问题叠加,而上访者被惠东县人民检察院扣上了摇摆不定的“涉嫌敲诈勒索和妨害作证”的罪名、向惠东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报道:惠东县黄埠镇霞坑村原村委主任林营连,在2002年村民未知情情况下私自将一幅耕地约3000多平方以年租1.5万元租给林余雄、蔡德财,2004年蝶变番由蔡氏兄弟又以140万元变卖给周晋。土地被卖,村民也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周晋所谓取得土地后于2004年下旬搭建筒易厂房并作“三合鞋厂”自用和出租。


自此,村民:林帝春、林佛正、林续、林发儿、林桂护、林宁垲、林水维、林海堂等人因村委会违法变卖其耕地,又没得到任何补偿,从2004年始至2018年12月间先后多次向各级政府相关部门诉访,2015年引起惠东县委高度重视并组织国土局等相关部门对此地,此案进行堪测和处理,经测量:除原被转租变卖的耕地约3000平方米外还多出1000.7平方米土地,这幅土地且被建成框架水泥结构工业厂房,建筑面积约4500平方米。惠东县委、县政府和黄埠镇政府并出台勒令通知该厂停工恢复原耕地、土地权属归还村民。


然而,惠东县政令无法落地,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圈地利益,一直被踢皮球至今,而村民上访追究此事,给地方相关单位工作人员产生心理压力和个别官员涉及利益要害!也给惠东县有关部门造成不良影响。2014年新上任村委主任林帝春,在2018年对村民上访诉求事件积极参与惠东县委、县政府配合帮助村民解决对(三合鞋厂违规用地)问题,案件由惠东县常委(刘伟斌)督办,黄埠镇政府政法书记(古惠煌)负责办理此案,村干部林帝春、林水坤、林雪龙负责协助办理为诉访村民耕地被侵占及权属补偿问题。


经村干部林水坤、林雪龙与三合鞋厂老板周晋交涉后,周晋同意补偿给村委该宗地及青苗费人民币20万元给村民以表了事,村民林佛正等6人先后几次从林水坤、林雪龙拿了17万元青苗补偿费,2018年12月24日和2019年1月30日惠东县公安局却以敲诈勒索和妨害作证的罪名逮捕林帝春、林水坤、林雪龙;林佛正、林续、林发儿、林桂护、林宁垲、林水维等9人。但奇怪的是:惠东县人民检察院又以一案“两诉”、先是于2019年10月30 日将林佛正等6人拟涉“妨害作证”的罪名向惠东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据而又将林帝春等三人从原拟用“ 敲诈勒索”的罪名,变更为“敲诈勒索和妨害作证”摇摆不定的“罪名”拟于2019年12月11再向惠东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也就是说核心问题是:“土地和青苗损失补偿”成为“敲诈勒索和妨害作证”的罪证。这不是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这不是巧取豪夺栽赃陷害设套挖坑吗?在惠东县的专业法律工作者如此定性那里体现法律的尊严,这简直是对法律的亵渎,典型的“徇私枉法”。


在这里笔者有必要和惠东县检察院检察官和惠东县法院法官们说道说道什么是“敲诈勒索”罪。再对照一下此案,看看你们的裁定权是否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还是任性妄加指责“胡作非为”?


敲诈勒索罪刑法对此罪的定义: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纵观这份“变更起诉决定书”的法则台词,看似依法,实则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阴影也笼罩其中。这份“变更起诉决定书”的“依法”其中有四点最为奇葩,我们发出来让网民检验一下惠东县司法机关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惠东县检察院是如何践行法制精神的。 

        林帝春等被“敲诈勒索”拟起诉与“妨害作证”罕见摇摆


其一、林水坤、林雪龙是村委干部,村委代表县政府行使这一土地纠纷处理的权利,林佛正等人17万元是从村干部林水坤、林雪龙转收迄的,林水坤、林雪龙代表乡村政府作为一个机构,没有人身权利、也不会在精神上被强制从而产生恐惧感和压迫感。


其二、在这起案件中村民威胁了谁?要挟了谁?强行索要了公私财物吗?他们有这个能力敲诈勒索惠东县政府?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再说政府也不能成为敲诈对象主体啊?


其三、政府没有名誉权,上访不会造成政府法益受损。敲诈勒索罪的对象是自然人,通过实施要挟,胁迫行为,迫使人因恐惧交出财物。政府作为国家权力机关,并不享有人身权利,更不会在精神上被强制从而产生恐惧感和压迫感。


其四、政府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机器,公民不可能通过自己的行为使政府产生心理上的压力和恐惧,上访者本来通过正常途径希望找政府表达诉求,解决问题,到后来却因某些官员做贼心虚,硬生生地给定了个罪名。这种错的是地方政府迁怒于人,而不是民众的合法表达。


再说:如果说政府被农民敲诈,随后让公安机关抓捕、关押、侦查;让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让人民法院审理判决,让受害农民坐牢,这绝对称得上是司法界的奇葩!而上访者维权不成,反而“因言获罪”,我们无从揣摩惠东县这起案件背后有哪些神秘莫测的力量在选择性执法。但可以确知的是,如果刑法不考虑法律伦理道德的需要,而没有良知的法律“技术选择”不仅会毁灭法律,也摧毁的是社会公平正义。


现代社会,法律的精神往往不单只是追求公平正义,而是其主要功能已经由除弊转向正义。惠东县公、检、法部门的同志们!对于这起土地被侵而上访10多年无果的案件,更要毫无偏袒地去分析,将这起案件置于阳光下裁决,请你们谨用法律!(文随笔)


下一篇
没有了  

来源:全球新闻网

微信客服